这几年,台北的天空多了几个画有“h”标志的屋顶平台,这些大楼的屋顶成了可让直升机起降的停机坪,富贾大亨、警探干员搭着直升机在都市上空,来回穿梭的电影画面,立即浮上脑海。然而,仔细探究这些高楼停机坪,使用率几乎等于零,事前高估了用途、直升机起降风险高等因素,都让停机坪束之高阁,无用武之地。

  几年前落成启用的华视大楼,以象征科技的前卫造型亮相;钢骨桁架结构外露,加上椭圆形的顶楼停机坪,让建筑界眼睛为之一亮。设计这栋大楼的建筑师丁达民指出,当年规划时,电视台着眼于重大新闻分秒必争,当时包含日本nhk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及全美三大电视网的大楼,都设有停机坪,以利记者在第一时间搭直升机抵达现场,同时还能以最快的时间把记者和新闻画面录像带送回电视台播出,没想到,这几年sng立即透明直播科技进步,6up打败这项构想。

  继华视之后,中视、中油等新大楼也都设计了停机坪;据了解,华视通过国防部的协助,曾试着让军方直升机降落在华视大楼的停机坪,但降落时顾虑颇多,之后就再也没有试过。但华视仍认为,部分天灾重大事故,仍可能出现sng车无法到达的情况,因此,一旦私人拥有直升机的限制解除,停机坪还是可能派上用场。

  事实上,在消防救灾和医疗救护方面,直升机是绝佳出勤工具,国外许多高楼林立的城市,例如美国的洛杉矶、芝加哥、西雅图等高楼,设置停机坪相当普遍。因此,台湾“内政部消防署”兴建新大楼时,也要求顶楼设停机坪,以发挥危机处理的应变能力;台北市万芳医院虽然腹地有限,医院顶楼也有停机坪。

  “营建署”建筑管理组副组长王荣进说,建筑法规不限制停机坪,只要顶楼载重符合安全标准即可,但台湾“民航局”却有严谨的要求,如果大楼附近的气流和建筑高度等因素都没的说,即可发给设置许可,但若因附近增建高楼造成环境条件改变,不适合直升机起降,“民航局”仍可收回成命,禁止起降。

  至于消防救灾功能,王荣进强调,现代高楼设计讲求“自救”功能,一旦发生火灾,6up大楼自救系统会自动阻断火势往其他楼层蔓延,即使人员往屋顶停机坪等待救援,直升机也不敢贸然前往,万一火场导致气流改变,很可能造成直升机坠机,所以国外的作法大都利用救生索把人员吊上直升机,而不在顶楼降落。

  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;评论发布后将进入审核队列,等待管理员审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