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碎“”之后,在一次讲话中沉痛地说:“”死了2000万人,整了1亿人,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。但是,在粉碎“”之后的一段时期,却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揭批“”,另一方面又肯定甚至称赞“”

  那时候北京街头的汽车远不像今天这样堵塞。20世纪80年代初出版的孙隆基着《中国文化的“深层结构”》一书说,北京虽然建成了二环路,但是没有几辆汽车,大路空空荡荡的。当然,那时候也没有今天这么多耀眼的现代建筑。

  在一排排暗淡的建筑物中间,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艰难地在马路的冰辙上蜿蜒蛇行。

  各种版本的“”被擒内幕,激动着千千万万颗心,成了人们彻夜议论传播的话题;

  郭沬若的词《水调歌头粉碎》过于白话,但还有谁来得及计较它的艺术性呢,“狗头军师张,还有精生白骨,自比则天武后,铁帚扫而光”。老百姓都觉得这正好表达了积之已久的愤恨;

  最时髦的下酒菜是煮熟的螃蟹人们享受着一种“看你横行到几时”的后笑者的快感;

  在“”中受过迫害的数以亿计的干部和群众,涕泪横流,庆幸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
  人们叹惜,受“”残酷迫害的著名诗人郭小川听到粉碎“”的消息之后大喜过望,狂饮醉卧,结果手里的烟头烧着被子丧生于大火。此时他57岁。距粉碎“”仅12天。他在“”大施淫威时创作的不屈的诗歌《团泊洼的秋天》辗转传抄,成为当时人们最喜爱的诗歌。

  “恶梦过去是早晨。”压抑了太久的激情和思考,对中国的未来抱着多么大的渴望!

  逮捕“”之后的第二天,即1976年10月7日,中共中央做出决议:“根据伟大的领袖和导师主席生前的安排,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,同志任中国中央委员会主席、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,将来提请中央全会追认。”

  同一天,中央政治局召开“打招呼会”,通报王张江姚事件。中央机关、各省市区和大军区负责人参加。会议提出了“既要解决问题,又要稳定形势”的方针。

  在会议上,主张继续批判,反击“右倾翻案风”。他要求广大党员干部要正确对待“”,正确对待群众,正确对待自己。

  10月18日,中共中央发出《关于王洪文、张春桥、、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的通知》。全国各地迅速掀起欢庆粉碎“”、庆祝任中共中央主席、主席的活动。

  这四个人巨奸大恶如此狠毒,若不是、等领导人挺身而出,人民岂能这么快重见天日?

  《同志为我党领袖是毛主席的英明决策》、《一切行动听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指挥》、《华主席是学习和实践思想的光辉典范》、《在毛主席的旗帜下紧跟华主席胜利前进》

  逝世之前给写的“你办事,我放心”六个字成了各报刊反复宣传的话题,家喻户晓